《人間詞話》[78] —— 王國維
《人間詞話》是近代學者王國維的著作。《人間詞話》論詞主境界,不為虛無要涉之談。將一些新的觀念,新的方法,融入傳統的詞話形式和傳統的概念、術語、思維之中,總結出了具有普遍意義的理論問題,在中國近代文學批評史上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
王國維根據其文藝觀,把多種多樣的藝術境界劃分為三種基本形態:“上焉者,意與境渾;其次,或以境勝;或以意勝。”王國維比較科學地分析了“景”與“情”的關系和產生的各種現象,在中國文學批評史上第一次提出了“造境”與“寫境”,“理想”與“寫實”的問題。
“造境”是作者極逞“創意之才”,充分發揮想象力,使萬物皆為我驅遣,“以奴仆命風月”,這正是浪漫主義創作方法的基本特征。“寫境”則是作者極逞狀物之才,能隨物婉轉,“能與花鳥共憂樂”,客觀的真實受到高度的重視,這正是現實主義創作方法的基本特征。
王國維還提出,“理想派”與“寫實派”常常互相結合起來,形成一種新的創作方法。而用這種方法創作出來的藝術境界,則不能斷然定為“理想派”或“寫實派”。在這種境界里,“二者頗難分別,因大詩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所寫之境亦必鄰于理想故也。”自然與理想熔于一爐,“景”與“情”交融成一體。王國維認為,這是上等的藝術境界,只有大詩人才能創造出這種“意與境渾”的境界。
王國維還進一步論說文藝創作必有取舍,有主觀理想的注入;而虛構或理想,總離不開客觀的材料和基本法則。所以,“理想”與“寫實”二者的結合有充分的客觀根據。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兩種創作方法相結合也有其客觀可能性。王國維的見解可謂透徹,精辟。“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雖“虛構之境,其材料必求之于自然,而構造亦必從自然之法則。”在當時來說,是一種比較卓越的藝術見解。
王國維還指出,詞中所寫的形象(境界)不管是素描式地寫出來,還是由作者綜合印象創造出來,它們都不是對事物作純客觀的,無動于衷的描寫,而是貫穿作者的理想,即按照作者的觀點,感情來選擇,安排的。這就進一步說明了文學藝術中的形象是客觀事物在作者頭腦中的主觀反映。當然,王國維並沒有明確和具體地論說這一點。

上一辑: 陳升 - 《把悲傷留給自己》[7]
下一辑: 王國維 - 《蝶戀花》[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