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黑白影畫》[91] —— 墨寶非寶
第一次遇見他是在一排轉動的經桶旁,他背對日光,雙手合十,對她頷首。他是她見過最有佛性的男人,後來才知道,他一路從地獄走來,行過刀山火海,方才能站在那里。
這世間事,怎會是非黑即白,又何曾非此即彼。
既算不清誰欠了誰,既懷中還有烈酒,
倒不妨就此,如蠶作繭,奔波流離,一醉到白頭。
——雖萬丈深淵吾往矣。

上一辑: 墨寶非寶 - 《一生一世》[33]
下一辑: 墨寶非寶 - 《一生一世梵唱》[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