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克萊尼·拉米婭應和著她的哭聲,高塔哭訴著它們的挽詩。可它們也在嘲笑她,就好像在說:啊,我見證了你的悲傷,可悲傷並不比其余事物更具意義,痛苦也和快樂一樣空虛。尖塔哀號,纖細的格柵瘋狂大笑,而遠方的低沉鼓聲響徹依然:咚,咚,咚。—— 喬治·馬丁 《光逝》

    2 jo0310 Copy
  • 克萊尼·拉米婭的白色幽靈塔,哀號著,嘲笑著,高歌著絕望與悲哀,而遠方的鼓低沉而毫無意義地隆隆作響。這一切當中,蘊藏著叛逆與決心。—— 喬治·馬丁 《光逝》

    2 jo0310 Copy
  • 如果我們放棄這些名字,放棄這些古卡瓦娜詞彙,那這些事物也會很快消失。—— 喬治·馬丁 《光逝》

    0 jo0310 Copy
評論

可能感興趣的其他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