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笑了。小姐千金之軀,為周某引路,似乎屈尊紆貴了。”甯凡微微一笑,這女子,很有趣。
    “不礙事的…小玲,送客!”
    她淡淡對某婢女吩咐一聲,從直至終,未看其他青俊一眼。
    仿佛在場之中,能讓其看重的男子,僅甯凡一人。—— 我是墨水 《執魔》

    10 jentoo Copy
  • 只是,昏迷中的明雀,腦海中不明不白的記憶,越來越多...
    “吾為...太古冥雀之王女...吾名...‘司蒼’...”
    ...—— 我是墨水 《執魔》

    0 jentoo Copy
  • 甚至,女子明眸一閃,更對甯凡暗送秋波。
    “小女子名為雅蘭,周大師若無道侶,小女子倒願意自薦一二…”
    “呵呵,周某有道侶了。”
    “是麼,那還真是可惜呢…”
    女子絲毫不以為羞,這便是修界現實。【187】—— 我是墨水 《執魔》

    2 jentoo Copy
評論

可能感興趣的其他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