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晃晃一片也罷,哭聲也罷,都不過是一場春光一夢。我的符卿書在北疆,幾時能回?—— 大風刮過 《又一春》

    8 rubycc1 Copy
  • 裴其宣在積了半尺雪的台階上跪了一個時辰,才進了內殿。九皇子裹著狐裘在床頭靠著,墨點的雙眼看他透濕膝蓋:“來替你爹求情?”—— 大風刮過 《又一春》

    6 rubycc1 Copy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