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疏籬水畔,蒼綠流光一樹花開,有些故事,剛要開始,卻被清風翻到了扉頁。
    他們的愛,是一段彼此心甘情願的覆水難收,然而,那又如何,他並不貪心,永恒的時光里,他只掠奪她這一世的愛情。—— 臨淵魚兒 《從“床”計議》

    2 chuck1716 Copy
  • 那個時候,這個男人不知道的是,這道遙遠的光,不遠千里而來,為的就是穿透他涼薄的心,帶給他久違的溫暖。—— 臨淵魚兒 《從“床”計議》

    7 chuck1716 Copy
  • 浮華世間,有太多凡塵俗務羈絆纏身,身不由己、情不由衷,不是沒有過這樣絕望的生死時刻,只是,那個時候,生命中還沒有什麼值得貪戀的東西,他無欲無求,塵歸塵,土歸土,死,對他而言不過是一種解脫。
    可是,這一次,不一樣。
    他想一個人,想得胸腔都疼,身體的疼,比起永遠失去她的痛,幾乎微不足道。—— 臨淵魚兒 《從“床”計議》

    3 chuck1716 Copy
評論

可能感興趣的其他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