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沒有人提到“死”。所有人只說外婆“過世了”,或者他們“失去了她”,仿佛她是一只丟在烘干機里的襪子。一些人在哭,但愛莎覺得他們沒有這個權利,因為那不是他們的外婆,而他們也沒有權利讓愛莎覺得,有些國家或王國外婆竟從未帶愛莎去過。—— 弗雷德里克·巴克曼 《外婆的道歉信》

    4 1qaz1qaz Copy
評論

可能感興趣的其他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