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生不過是午後到黃昏的距離,茶涼言盡,月上柳梢。—— 《漂浮的云喜》

    6 漂浮的云喜 Copy
  • 所謂愛情,其實就是一場大病。我的病就要好了。—— 《漂浮的云喜》

    1 漂浮的云喜 Copy
  • 這親戚,聽起來怪神聖的,可仔細一想,所謂親戚,都建立在男人和女人睡覺的關系上。—— 《漂浮的云喜》

    1 漂浮的云喜 Copy
評論

可能感興趣的其他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