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想到月神抓走兩個在井邊打水的孩子的故事,那兩個孩子陪他乘坐戰車翱翔天際,名為憎恨的巨狼緊追在後,啃咬他們的腳踝。她背後也有一匹狼,打從她出生以來便一直跟著——那就是她的身份、她的階級。她想要的一切仿佛就在一條無法橫渡的河流對岸。—— M·D·拉克蘭 《狼天使》

    10 windream Copy
  • 即使是在山羊或鴨子面前許下的誓言,那依然是誓言。守約是身為人的基本條件。—— M·D·拉克蘭 《狼天使》

    1 windream Copy
  • 她無所不在,控制著一切;她感應到世間所有的心思,能夠影響它們,觸碰它們。她承受無上痛苦的時刻就是她最強大的魔法。—— M·D·拉克蘭 《狼天使》

    65 windream Copy
評論

可能感興趣的其他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