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淵與我,其實都是非黑即白的性子,做不到東華的和光同塵,也學不來鳳九的難得糊塗。這許就是父神口中的清醒,只是清醒著就很容易疼。—— 唐七公子 《三生三世菩提劫》

    7 CanaanChung Copy
評論

可能感興趣的其他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