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真是很可怕的動物,」他的聲音忽然變輕,好像剛才的情緒都是假的,「稍有不滿意,就會滿心憤怒怨恨,忘記曾經真實得到的東西。親愛的,你遷怒于我的那一刻,能不能分神想想,是誰在加德滿都為你畫了一整夜的蓮花,在營地給你擦身,誰死里逃生還不忘讓你做個完整的女人?當然,我心甘情願,不該有怨言。」—— 墨寶非寶 《一生一世,黑白影畫》

    60 loveaquaries Copy
評論

可能感興趣的其他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