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說:“永遠不要怪自己。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我們這些少數的精神病態,而是大多數的正常人,是他們的欲望。”     所有人寂靜無聲,卻見他又倒了杯酒,慢慢說道:“只不過,我們已經喪失了藏住欲望的能力,他們藏得住而已。”—— 丁墨 《美人為餡》

    60 h0741521 Copy
  • 五年前我22歲,弄丟了你。是我韓沉年輕愚笨,對不起你。我怪我自己,27歲的韓沉,不會再失去你。—— 丁墨 《美人為餡》

    5 h0741521 Copy
  • ……哨聲。清翟得仿佛幽靈般的哨聲。就這樣輕輕地、鑽入他的耳朵里。那聲音太小,也太微弱。他已分不清那到底是幻覺,還是真實。是他聽多了她的召喚已經迷失了意志,還是她真的在。“瞿——瞿——”一聲又一聲。聽不清,辨不明。在這黑暗覆頂的地底。—— 丁墨 《美人為餡》

    8 h0741521 Copy
評論

可能感興趣的其他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