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群如癡如醉的觀眾,猶如洶湧的潮水,突破了監刑隊的密集防線,撲了上來。瘋狂的人群嚇跑了吃人肉的凶禽和猛獸。他們要搶那只耳朵,也許是為了那只掛在耳垂上的金耳環。師傅見勢不好,風快地旋下妓女的另外一只耳朵,用力地、誇張地甩到極遠地方。瘋狂的人群立刻分流。—— 莫言 《檀香刑》

    2 windream Copy
  • 我跪在地上,給師傅磕頭,我的眼睛里飽含著淚水,其實,舅舅的死活我並不關心,我關心的還是我自己。我的熱淚盈眶,是因為我想不到白天的夢想很快地就變成了現實。我也想做一個可以不動聲色地砍下人頭的人,他們冷酷的風度如晶亮的冰塊,在我的夢想中閃閃發光。—— 莫言 《檀香刑》

    3 windream Copy
  • 如果冷漠也算是一種感情,那他的感情只有冷漠.—— 莫言 《檀香刑》

    8 windream Copy
評論

可能感興趣的其他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