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一個人最恨最傷最痛的是什麼?不是別的,而是另一個自己用心用情至深的人根本不信自己。
    (2006年10月)—— 《isre》

    0 isre Copy
  • 原來你根本不信我。
    (2001年7月-2007年9月)—— 《isre》

    6 isre Copy
  • 電影里的人們總是能夠再續前緣,而你我永遠只能活在記憶里。或許,我的片段早已被你刪除了。—— 《isre》

    6 isre Copy
評論

可能感興趣的其他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