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藝術家是浪子,宗教太沉悶,科學太枯燥,藝術家是水淋淋的浪子。他自設目的,自成方法。以宗教設計目的,借哲學架構方法。然而這不是浪子回頭,而是先有家,住膩了,浪出來,帶足哲學、宗教的家產,浪出來。不能太早做浪子,要在宗教、哲學里泡一泡。—— 木心 《文學回憶錄》

    10 asdf Copy
  • 性只有在愛情的前提下,是高貴的、刻骨銘心的、鑽心透骨的。愛情沒有性欲,是貧乏的,有了性,才能魂飛魄散,光華燦爛。補足了藝術達不到的極地。一個人如果在一生中經曆了藝術的極峰,思想的極峰,愛情的極峰,性欲的極峰,真是不虛此生。—— 木心 《文學回憶錄》

    4 asdf Copy
評論

可能感興趣的其他句子